阅读历史
换源:

第468章 青灯相伴

作品:我是掌门|作者:疯子李|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20-09-17 11:15:00|下载:我是掌门TXT下载
  小红还是无法理解,她对妖这么重的怨念是哪里来的。

  明明上一世魔主的沉睡,是仙道同盟干的,小姐经历九世劫难,杀身成魔,也是拜仙道思维所赐。

  想着,小红担心的道:“小姐,要帮李少阳我也不反对,但咱们更重要的事是,开启天魔秘境,取回魔主道统,必须以这个为前提。否则,将来妖皇醒觉,就算你想帮李少阳,也无力和他们斗。”

  梦仙风顿时神色变得古怪了起来,许久之后泄气的道:“小红,假如我告诉你,李少阳就是我命中的那个人,开启天魔秘境的机遇,化为一根青丝,绕在了李少阳的身上呢。”

  小红大惊失色的道:“这么说来,找回魔主道统前,咱们不能对付他了。小姐,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梦仙风喃喃道:“刚刚触碰他的时候,我感应到了一丝奇怪的气息。”

  “具体是怎么样的?”小红好奇的道。

  梦仙风摇头道:“李少阳的际遇太大,我无法看透来龙去脉,我只知道,他的心里缠绕着一缕发丝。”

  小红道:“谁的发丝?”

  梦仙风道:“谁的发丝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心里那根发丝来自古魔境,上面有正宗的古魔圣典的气息。”

  “什么?”小红失声道:“不可能,绝不可能,魔主道统沉睡以来,古魔圣典也沉睡了,不会留下气息在李少阳心里。如今的古魔境是蓝惊天主持,他是一个叛徒,也配代表魔?他永远也无法唤醒古魔圣典。当务之急,咱们迅速进入古魔境,夺回属于你的东西,剥开蓝惊天那个伪君子的面目。”

  梦仙风淡淡道:“夺回?怎么夺?就凭你微薄的道行,和蓝惊天对抗?和他手下的七大魔将对抗?不说其他,蓝惊天是仙海福地的叛徒,乃是当今仙海掌门杀星的师叔,不败巨头石惊天的师弟,年轻时候就已经所向无敌。当年,昆仑仙道同盟由蓝惊天带队,远征古魔境。其后,蓝惊天叛逃仙海,继承魔道,我相信内中一定有复杂原因。没有李少阳的帮助,你以为我们能对付蓝惊天?”

  传言,上一次仙魔之战酷烈,以仙海福地为首的昆仑仙道同盟,击败魔道后,当时的仙海掌门石惊天的师弟蓝惊天,却意外叛离仙海,继承了天魔宗旨,在古魔境开宗立派。

  蓝惊天一代奇才,修为更在当时的石惊天之上。

  这段秘闻往事,至今都是仙海福地的奇耻大辱,也就是因为这样,现在依旧是仙道同盟首领的仙海福地的作为,导致了现在仙魔两道的绝对对立。

  其实大家都知道,真正的魔主已经沉睡。现在所谓的古魔境,只是曾经坠落的仙道而已。

  各仙山各大派,和现在的古魔境,没有多少仇恨,只是因为仙海说他们是魔,所以他们就是魔,就是敌人而已。

  梦仙风接着道:“仙海大预示神通之神奇,内中情况外人无法得知。但我猜测,当年李少阳邂逅蓝惊天的女儿蓝青秋后,他们之间的际遇开展,其后星辰飞雪,仙海启动大预示神通,锁定李少阳为天敌,大举出动搜捕。这些千丝万缕的关系,你是否有想过,李少阳和我其实息息相关,他就是咱们和蓝惊天,和沉睡的古魔圣典之间的唯一纽带。”

  “是。”小红总算心悦诚服的道:“想不到李公子真是小姐的命中人,想不到这些事件竟是如此扑朔迷离,福祸相依。幸亏小姐才智无双,运筹帷幄。小姐经历九世劫难,于今世找回了前世今生,却依旧有家不能回,隐姓埋名,背井离乡,为了避开仙海和古魔境搜捕,只能委屈在唯一能抗衡他们的无双界,苦了你了。”

  ……

  连日以来,无双界中部,所有行省的城防营,源源不断朝唐河主城汇集。

  一队又一队的分神末期的军人加入了城外布防的行列之中,使得实力大增,军心振奋。

  在这一事上,李少阳的决策是完全正确的。

  塘沽冰川之内的邪恶力量之奇怪,实际上是让许多军士都在暗下担心的,于这种情况下,聚集的力量越多,就越不担心,军心就越振奋。

  不过所带来的一个不可避免的问题是,从先前的每日两个城防营入城休整,变为了现在的每日八个城防营入城休整,军民之间的摩擦冲突,还是在持续上升。

  虽说梦仙风也开始全面出动公开演讲,把这些负面事件比例大幅降低了,可终究不可避免的是,同时还有在这个城里经营几十年的庄宁在使坏。

  这使得入城军士数量增加了四倍,冲突摩擦的事件数量,只比原来只上升了两倍,虽然比例上有大幅下降趋势,可终究是绝对值在增加,如此持续下去,李少阳担心的在于,唐河主城之内的军心稳定了,但民心则是持续朝不好的方向转变。

  好在,时至今日,李少阳在军中的威望已达到了巅峰状态,指挥如手臂,令行禁止,强行压制不断涌入的城防营军士,也能收到短期内的不错效果。

  又一个晚间,美丽英武的朱瑾跟在李少阳的身边,一起默默看着墙壁上的地图。

  李少阳始终盯着地图,不觉间,两鬓的白发又多了一根了。

  朱瑾则是不看地图了,侧头呆呆看着李少阳的样子。

  “不知怎么的,看你这个样子,假如能有一种方法让你不那么忧心,要立即去自爆我也不会多想。”朱瑾一激动就口无遮拦的把心里想法说漏嘴了。

  马上她就脸红了起来,对自己非常无语,不明白怎么忽然就把这么露骨的话说出来了。

  李少阳回头看看她道:“乱讲,你我都还有至少两百年的岁月,咱们要想办法生存,一起做成一些大事。”

  尴尬状态的朱瑾赶紧岔开道:“大帅,如今中部八省,多达160个城防营、六万多分神力量于外围布防,如此庞大的军阵,已是我大无双近三分之一的力量。长期驻扎的话,不论于任何方面,都对唐河主城的民心的压力太大。末将想问,是否决战的时机成熟了?”

  “不!”李少阳断然摇头道:“决战时机远未成熟。越是力量集中,须得越发慎重,这代表咱们输不起。目前形势依然严峻,塘沽冰川之内的具体情形,依旧不知。千万不能冒然决战。”

  朱瑾上前两步,伸出优美的手指,在区域图上指点了多处,道:“这些,这些,还有这些。自从大帅下令,八省全部力量进驻唐河主城以来,中部行省各处空虚,面对的防御压力也很严峻,我部已经收到了三十几封传书,说城池受到了不明力量骚扰进犯。我知道大帅的策略,但是始终不明白,对方骚扰地方城,却又不真的攻打,为了什么?”

  李少阳道:“恐惧,混乱,这就是他们想要的。这代表,咱们的策略正确,他们不希望咱们集中力量,因此派出小股力量骚扰其他城池。传本将令,着中部各省各城,咬牙渡过这个难关,务必尽一切努力,宽各地民众信心。要让他们知道,这代表贼寇已经慌张,我们已经拿住了贼寇的疼处。让他们知道,决战时机就快成熟,迟早,咱们可以还给各地民众一个稳定繁荣的无双中部。附带命令,至此国家风雨飘摇、国难当头之际,谁个行省主政做不好工作,和本帅阳奉阴违的,不论是谁族的人,本帅绝不手软。”

  “是。”朱瑾领命了,却又道,“但是大帅,各省各城被骚扰的告急文书,倘若全然不理会,也说不过去。是否维持大军不动,由末将带领龙卫巡回各省,以便击溃那些骚扰地方城的土匪?”

  “不。”李少阳摇头道,“那些只是骚扰力量,不是真正的对方主力。于此时刻,本帅断定,塘沽冰川之内有大古怪,我们不敢妄动,但他们更不敢分散力量。维持命令,对外部的骚扰力量不予理会,同时,军阵之布防,发生变动。”

  李少阳说着,伸手指在了区域图上的那座万年冰川道:“传本帅令,军阵散开,以大雁型阵朝塘沽冰川推进,记住不可接近冰川百里之内,就于冰川外,再次以八阵图,对塘沽冰川形成合围,却不攻。这是围魏救赵,本帅等着看他们下一步的反应。”

  朱瑾也不大明白他说的什么胡话。

  “末将即刻传令,并且将亲自主持,完成大军对塘沽冰川一代的合围。”朱瑾跪地道。

  李少阳最后再道:“让他们千万记住本帅之前的命令,禁止出阵,禁止交战,任何情况下不能放弃各自的阵地,任何情况下,不能主动出阵,就算受到攻击,只能防御,不能出击。咱们目的不是决战,而是,彻底切断塘沽冰川和外部的一切联系。”

  “遵命。”朱瑾领命之后,快步离开了。

  一月后,青灯相伴之下,又一个黑夜过去了。

  长空天星在旁边忍不住道:“相爷,天明了,您别太操劳,休息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