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四百章 生死相交

作品:我对钱没有兴趣(圣商)|作者:虾米XL|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20-09-17 11:46:52|下载:我对钱没有兴趣(圣商)TXT下载
  随风卫指挥,带着残兵败将转身离开。

  虽然只是发生在瞬间,但是对方的攻伐太过精准了。

  基本上没有超过五月神躯境的存在动手,他们所布下来的大阵也非常诡异。

  他很清楚,那就是神魔之子的造化。

  难怪商尹敢在仙身境,就有恃无恐出现在这里,只怕暗中还隐藏着顶尖强者的守护。

  临走之时,他还是提醒李冉,要再三小心。

  石令落到了他的手中。

  李冉眼眸微微一眯,盘膝坐在天风雕上,他必须在这里看住。

  毕竟出身地灭神朝的皇室,在他身上还是有一些特殊的手段,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将自己遭遇凶险的消息,传回到地灭神朝。

  以自己在地灭神朝的身份,再加上众人都知道,他与随风卫在一起,以及手中的石令。

  地灭神朝的帝君,必然会让皇室老祖在最短的时间赶到。

  商尹先前所测算的,是没有李冉的前提下。

  “小子,你确定你不走?”朱麟正色道。

  他觉得趁此机会,以最快的速度离开。

  “我就问你,海棠身上的烙印解不开,我们能够逃到哪里去?”商尹看着朱麟,道:“放弃她,我是不会答应的。”

  “只要我们一跑,就是心虚。”

  “对方就知道,我们在畏惧。”

  “击退之后不走,反而会给他们有更大的顾及。”

  “所以我不会走。”商尹很坚定。

  “那这样,你想死的话,总不能够让大家陪着你吧,你就留下耶律保以及刑天海棠,其他人跟我走,这样总可以吧?”朱麟显然也不想奉陪,他是真的想走,出于自己多年以来的经验,怕是接下来会有九月身躯境的存在出现,而且不止一尊。

  以自己如今的实力,对付七月神躯境,可能还有办法。

  但八月神躯境基本上就没辙了,尤其如果对方带着本族的强大神器,那就更不好说了。

  既然对方觉得此地是一个局,那就不可能仓促前来,没有任何的准备。

  “可以。”商尹看向众人,正色道:“大家就听朱麟的,这的确是一个好办法。”

  “公子,奴婢愿意同你共生死。”苏三第一个不愿意。

  “不管如何凶险,我们都要在一起。”苏九尾言语温柔且坚定。

  “你死了,寒氏怕是会第一时间,再度把我逐出族谱,我父母怕是也会再度万劫不复,所以我也不会走。”寒青音正色道。

  “喵。”小白一副很慵懒的模样,似乎对随时有可能袭来的危险,不以为然。

  “你看着我干嘛,这是我哥,我怎么可能放下他逃走?”夏昕瞥了朱麟一眼。

  “呵呵……”憨憨笑容显得人畜无害。

  “……”朱麟觉得这群人一定是疯了。

  明明知道可能会死,还留下来做什么?

  刑天海棠,又不会被毁掉,只要活着自己就有机会再把她躲回来,要真死了。

  她还是会被抢走。

  “妈了个巴子的,那老子只能够尽力帮你们一把,反正感觉护不住你们,我是一定要溜的。”朱麟不想走,也是因为断剑,以及两仪盾,都在商尹夏昕身上。

  尤其是商尹,身上有更多的秘密,是他想要探寻的。

  当然,如果代价是要付出自己的生命,他会毫不犹豫,转身离开。

  “可以。”商尹颔首。

  “商兄,我的血不是没有回应吗?为什么还不走?”耶律保不想害了他们。

  “现在说还为时过早。”

  “祭祖血书,层层渗透,到达唤醒你先祖造化之地,需要时间,有一个过程,至于是多久,我也没把握,所以需要等。”商尹看着手中的铜盘,指针依旧朝向那里,始终没有动过,铜盘上所刻画的符纹,依旧在释放着淡淡的华光,这意味着祭祖血书还没有到达。

  “你要知道,你先祖的埋葬之地,藏得极深。”

  “在过去漫长的岁月当中,早已被漠北的沙土,盖上一层又一层。”

  “祭祖血书,全靠你血液力量的牵引,一路上凭借本能找寻,最后才能够达到。”

  商尹娓娓道来。

  “有那么玄乎?”在一旁,朱麟听到这个情况,也不由得眼前一亮,原本以为没戏了。

  “等等就知道了。”商尹也没有太大的把握。

  “就算耶律保的先祖造化被唤醒,如果魔域那些老祖赶到的话,我们怕也是为他们做嫁衣。”朱麟骂骂咧咧道。

  “不一定,如同当日神魔之子的造化,我们是直接被牵引到独立的空间,外界难以进入,所以我在赌啊,只要真的造化被唤醒,那我们就有机会进入绝对安全的区域,至少能够躲他们一阵子。”商尹知道,只有这样,才有机会好好研究,怎么把刑天海棠身上的烙印给消除。

  “他娘的,你小子这是在拿所有人的命在赌啊。”朱麟咧嘴道。

  “我知道,身边的人,都不会离开我。”

  “所以,我必须做出正确的选择,找一个概率最大,又能够保全所有人的办法。”

  “你的办法,我早就想过,但后果已经是预料之中的事情。”商尹轻轻一叹,想不到自己身边的队伍,逐渐慢慢变得庞大。

  这些人都是生死相交,福祸相依。

  既然如此,自己更要清楚的,什么样的选择,才是最有可能保住众人。

  “……”朱麟心中,多多少少有些羡慕商尹。

  因为多年以来,自己身边一个人都没有,除了阿麒与他一起,再也没有别人。

  哪怕有遇到一些人,但总能够在最危险的时候,离自己而去,甚至是背叛,于是他渐渐的只相信自己,相信人性,那是无可厚非的事情。

  商尹在他看来,就是一朵奇葩。

  毕竟刑天海棠只是一件法器,还是一件不可控的法器,并且会离他而去。

  她之所以跟商尹同行,就是想要回家。

  所以此事在他看来,毫无意义。

  “夏昕小丫头,继续吧,我可不想被你哥害死,所以要先布下一些逃命的手段。”朱麟一直碎碎念,道:“这小子就是太年轻了,满脑子都是天真,不牺牲一些东西,迟早会让自己付出巨大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