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492章 对她的执着(二更)

作品:烈少你老婆是个狠角色|作者:素馨小花|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9-17 16:14:15|下载:烈少你老婆是个狠角色TXT下载
  一刻钟后,火势越烧越旺。

  很快,别墅有黑烟袅袅而上,哪怕在黑夜也显得尤其明显。

  皇城之下,政商聚集地带,别墅和别墅的间隔不似郊区那么遥远,间隔颇近。

  看到浓浓黑烟,有邻居急忙播打火警电话。

  别墅内,大战正酣。

  “疯子。”

  夜阑抽搐着嘴角说。

  几次欲突围出别墅都被蒙烈缠住,脱身不得,夜阑只觉得浑身越来越热,真有被烤成焦尸之感。然而,眼前那个眼光狠戾的人似乎完全不怕被这熊熊大火给烤焦,只一个迳的缠着他在火海决斗。

  果然是活阎王,夜阑此刻深有体会。

  当他又一个鹞子翻身想冲至窗户那里破窗而出的时候,脚却再一次被蒙烈拽住,接着蒙烈将他用力一甩,将他硬生生拖回砸到燃烧着的沙发上。

  ‘轰’的一声,沙发被砸翻,迅速将地板点燃。同时,夜阑的衣服沾染到沙发上的火星也迅速燃烧起来。

  紧急中,夜阑急忙在地上几个翻滚,灭掉衣服上的火。

  出不去了。

  哪怕四周炙热腾腾,但夜阑心生了丝寒意,抹了抹嘴角的鲜血,看着那堵似山般屹立在面前的男子,他终于妥协道:“蒙烈,我和你做个交换。”

  “换命?”

  “是,换命。”

  大火可以烧掉别墅,但烧不掉那些存在于网络的资料。如果夜阑死了,那些资料倒有流传出去的可能。

  用资料换命,很好,他蒙烈赌的就是夜阑惜命。

  完全不惧身后那滚滚热浪,他微扬着下颔,带着惯有的不可一世,道:“你应该清楚骗我的下场。”

  “是,我知道。既然我说了交换就一定会交换。但是,我不能给你雨夜视频。”

  眼见着蒙烈提起一把燃烧着的椅子要向他开砸,夜阑急忙又说:“我可以给你透露一个消息,我可以告诉你谁才是真凶视频中的真凶。”

  闻言,蒙烈准备开砸的椅子慢慢放下。

  见有谈判的机会,夜阑倒也不似刚才焦急,只是分析问题,“现在我得罪了你,如果交出雨夜视频,我哪还有活路?但是,如果我告诉你真凶视频中的真凶,那蒙烈你杀那个小报记者的官司自然就能洗脱。这个交易你不亏是不是?”

  别墅外,救火龙的声音尖锐传来,接着有消防员在喊话,“里面有没有人啊?”

  随着那消防员的声音落地,‘轰’的一声,一个黑影砸到他面前,吓得消防员往后倒退好几步。

  被砸到地上的正是夜阑,他是被蒙烈提着出来的。

  看了眼被狼狈砸到地上的人,又看向那个伫立在眼前的人,消防员一个激灵,立正,敬礼,“烈少。”

  微微点了点头,蒙烈转身大步离开。

  皇商安东尼的别墅突起大火,幸有烈少在安东尼家做客,烈少救出安东尼不求回报的新闻铺天盖地霸占T国各大版面头条,这是后话,不提。

  只说现在。

  蒙烈开着越野车,正准备给宁可打电话,他的手机铃声响起,来电显示羽丫头。

  接通蓝牙,蒙烈问:“什么事?”

  随着羽丫头一迳说,蒙烈的脸色一迳变,最后他关闭蓝牙,猛打方向盘,越野车重新开往城区方向。

  医院。

  羽丫头焦急的在大门口等着。

  真是难以置信,当初三哥居然是被聂惠兰刺伤的,然后可可姐却承担了所有。如果说聂惠兰推夫人下山兴许是个什么意外的话,那刺杀三哥呢?也是意外?

  老爷说:你可以去告诉你的主子,他的丈母娘往日刺杀他的三哥不成,今日又推他的母亲下山,那么它日是不是还要想着什么别的法子来整死我蒙权?

  老爷还说:你再去问问你主子,我蒙府和他的丈母娘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恨得她要灭我蒙府全门?

  刚才,她将所有的事都告诉了他们头儿,更是将老爷的原话带到,也不晓得头儿他……

  焦急万分中,看到熟悉的越野车,羽丫头急忙迎上去。

  蒙烈和夜阑大战的衣服还没换,衣服上有烟熏火燎的痕迹。羽丫头一声‘头儿’后翕合着唇看着那个跨下越野车的人。

  蒙烈迳自走向住院部。

  聂惠兰的病房。

  宁可一个人平静的站在窗前,她清楚的看到蒙烈走进住院部,也清楚的看到他走进这栋楼。

  很快,房门被推开,宁可转身看着那个一身烟熏火燎的人,他这是从哪来的?去灭火了的?

  大步上前,蒙烈一把拎住宁可的衣领,问:“为什么要瞒着我?”

  晓得他问的是蒙澈的事,不再想着他到底去干了什么事到底从何而来。宁可说:“当初,你和我妈各不待见,我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所以替我妈承受了。”

  “现在呢?”

  “我不想再拖累三哥,也不想再拖累阿信、阿义他们,事实就是事实,不是你想隐瞒就能隐瞒得了的。现在说出真相,我感觉轻松了一大截。”

  “轻松?”冷笑一声,蒙烈说:“和我老子做了交易?离开我的交易?离开我你就那么轻松?”

  “其实,也算不上交易。”毕竟早就离婚了,早就离开了。

  缓缓放开宁可的衣领,蒙烈脸上一派阴沉,连带着话都透着阴冷,“宁可,你似乎忘了一件事。”

  宁可定定的看着他。

  “你只想着怎么向我老子交待,但你却忘了怎么向我交待。”

  “蒙烈,你……”

  “你忘了聂惠兰她伤害的是我的三哥,你更是忘了聂惠兰她伤害的是我的妈妈。你以为我会放过她?”

  闻言,宁可美眸瞪大,心不自觉的缩紧。

  “宁可,我警告你,别说离开我,哪怕你有离开我的想法我都会立马亲手去宰了聂惠兰为我三哥报仇,为我妈报仇。不信,你试试。”

  语毕,蒙烈大步转身离开。

  半晌,宁可苦笑着倒退至沙发坐下。

  她以为只要离开蒙烈一切就都解决了,但其实她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

  在这个离开中,她考虑到所有人但就是没有考虑到蒙烈,她晓得他对她有一定的执着,但她没想到他对她的执着已经到了她都无法想像的地步。

  感动!

  心痛!

  共存。

  蒙烈,我再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