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百一十四章 就这?

作品:大奉打更人|作者:卖报小郎君|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20-10-19 11:08:16|下载:大奉打更人TXT下载
  许七安的一席话,宛如醍醐灌顶,打开了裴满西楼的思路。

  东北三个国家,其中靖国的国都在最北方,与原本的北方妖族领地接壤。如今靖国铁骑几乎倾巢而出,内部防守必定虚弱。

  这确实提供了偷袭的条件,但如果要绕道袭击靖国国都,还得满足一个条件,那就是拥有攻城利器。

  裴满西楼之前没有想到这个战术,是因为妖蛮两族不擅长攻城战。但现在不同了,有大奉军队的加入,有了火炮、车弩,以及攻城车。

  要攻破一个守军虚弱的靖国国都,并不困难。

  裴满西楼看着许七安,颇为兴奋的说道:

  “此计可行,但必须抓住时机。靖国也知道自己国都守备空虚,那他们必然会有防备,康国和炎国的军队尚为出动,如果我没猜测,他们正是靖国敢倾巢而出的保护伞。”

  啊?这个计划不行么..........许七安一愣,接着,便听裴满西楼继续说道:

  “但如果大奉军队兵分两路,一路与我神族会师,一路从大奉东北方向突进,与康国、炎国的军队交战。这样的话,两国自顾不暇,必定缩减安排在靖国的兵力。

  “同样的道理,巫神教总部的靖山城,里面的那些高品巫师,是对付敢侵扰国土的大奉军队,还是眼巴巴的守着靖国国都?答案不言而喻。

  “炎康两国的军队无暇他顾,高品巫师参与其中,一定要是这样的背景下,我们才能袭击靖国国都。因为不管是康、炎两国,还是巫神教高品巫师,都难以在短时间内奔袭数千里,赶去解救靖国。

  “那么,国都沦陷在即,靖国骑兵是继续在北境肆虐,还是赶回来救援?”

  裴满西楼越说越兴奋,脑海中甚至为后续靖国骑兵回援,制定了一系列战略。

  裴满西楼郑重起身,拱手道:“许公子,你是真正的兵法大家,目光如炬,受教了。”

  原来我的突发奇想,竟然如此厉害,莫非我真的是兵法奇才?许七安听的一愣一愣。

  裴满西楼又道:“黄昏后,我会在城里的天香居设宴,单独款待许公子,希望许公子光临。”

  许七安点头:“好。”

  他跟着站起身,送两位妖蛮离开,黄仙儿不知有意还是无意,腰肢扭的格外风情万种,臀儿摇出动人心魄的弧度。

  是个容貌、身段一流的大美人.........勾栏之主许七安默默评价。

  ...........

  御书房内,元景帝坐在铺设黄绸的大案后,手边摆着一摞厚厚的奏折。

  他只摊开其中一份,来自魏渊。

  魏渊是本次出征的主帅,这是早就定好的事情。

  倒不是说大奉没有擅长领兵打仗的人,而是既然有一代军神在,何必还要费那些麻烦呢?

  魏渊在折子里给出了自己的思路,他想调集十二万军队,其中两万军队北上,与楚州各大卫所的五兵力会合。

  这七万人马负责援助北方妖蛮,对付靖国的无双铁骑。

  另外十万兵马则由他亲自带领,从东北三州出发,突入康国和炎国腹地,直捣黄龙靖山城。

  当然,十万兵马肯定要从各州调配,京城三大营里,最多调出一万精锐,再多就不可能了。

  因为要守护京城。

  元景帝沉默的看着这份奏折,半晌没动弹分毫,杯中茶水凉了换热,热了又凉,反复三次后,他提笔,批红。

  谈判结束后,朝廷这个庞大机构,迅速行动起来,兵部和魏渊负责调兵遣将,户部负责征调钱粮。

  现在的朝堂诸公,当年都参与过山海关战役,对战事并不陌生。

  其实从北方战事情报传回京城时,这些大人物便做到心里有数,并默默预热。

  元景帝展开第二份奏折,来自兵部的,上面是出征将领的名单、职位,大致扫了一眼后,他便嗤笑道:

  “竟是一群打算趁机攫取军功的膏腴子弟,是啊,跟着魏渊出征,军功可不就相当于白捡?”

  他面无表情的提笔,正要批红,忽然顿住,道:“许七安那个堂弟,是张慎的弟子,主修兵法,可对?”

  老太监诚惶诚恐:“老奴,老奴记不得了。”

  元景帝笑了起来:“但朕记得,这便没有问题了。云鹿书院的人才,又是修的兵法,朕是惜才之人,给他一个随军出征的机会。

  “呵,他若是不愿意,朕就摘了他庶吉士的头衔,把他丢到犄角旮旯里去。”

  当即添上“许新年”三个字。

  ...........

  司天监。

  监正依旧坐在酒案后,捻着酒杯,半醉半醒的看着人世间。

  拾阶而上的脚步声传来,一袭青衣独自登上八卦台,广袖随着步伐轻晃。

  “来了啊。”

  监正苍老的声音笑道。

  “出征前,想过来看看你这糟老头子。”

  魏渊走过来,停在与监正并肩的位置,俯瞰着繁花似锦的京城,感慨道:“看了五百年,不觉得无趣?”

  “无趣!”

  监正点头,说道:“五百年里,能入眼的人屈指可数,你魏渊算一个。被逼无奈进宫,不算什么,三品武夫能断肢重生,让你恢复成一个男人,轻而易举。”

  “魏渊啊,你知道人这一生,最难跨越的是什么吗?是你自己。你这一生,都在为情所困,可怜,可悲,可叹。

  “你自废修为,在我看来恰是一次破而后立,你即便不拜我为师,但只要不放弃那颗武道之心,我就可以助你成为一品。一品武夫,古往今来也没几个了。

  “但你却守着宫里那个女人,蹉跎了自己的天赋,蹉跎了光阴,失去了问鼎至高的可能。”

  魏渊站在高处,迎着风,笑了:

  “知道当初为何不愿拜你为师?因为你我不是一路人。这世间,有人追求长生,有人追求荣华富贵,有人追求武道登顶。

  “而我所追求的,是那个年少时,树影下,拈花微笑的姑娘。”

  监正不再说话,抬起头,仰望蔚蓝天空。

  凡人,哪怕是修士也无法看到的天穹高处,某个星辰,绽放出了夺目的光华。

  ...........

  “真漂亮啊,当世之中,魏渊的本命星堪称最耀眼的星辰之一,他本该更耀眼才是,可惜为情所困,令人惋惜。”

  某处山峰,穿着白衣的男人站在绝巅,仰望天穹,喃喃自语。

  白衣术士身边,站着一位紫衣男人,气态华贵,留着长须,自带一股久居高位的威严。

  “如果能将魏渊收入麾下,何愁大业不成。”

  紫衣男人叹息道:“元景身为帝王,却想着长生,如此忤逆天道,大奉不灭才怪。”

  白衣术士笑道:“不要小看元景.........”

  顿了顿,他负手而立,道:“放眼大奉,乃至九州,能率兵打到巫神教总坛的,只有魏渊一人,非他莫属,非他莫属啊。

  “萨伦阿古那老家伙,活的太长了,魏渊这次要是能把他给宰了,那才是大快人心。”

  紫衣中年人看了白衣术士一眼,缓缓道:“谦儿死了,死在许七安手里,这是你一手安排的吧。”

  白衣术士依旧望着天穹,闻言,轻笑一声:“你说姬谦啊,本事没学多少,纨绔子弟的习性倒是养了大半。这种人能当皇帝?配当你的传人?

  “我觉得死了才好,留着碍眼,你将来的继承人,必须是众望所归,必须是一呼百应,必须是名垂青史。这不是一个姬谦能胜任的。”

  紫衣中年人没有回应,但也没反驳。

  ...........

  南疆,天蛊部。

  南疆的云朵是彩色的,其中交织着毒气、瘴气。南疆的丛林是美丽的,但美丽中暗藏着重重杀机。

  无尽岁月前,蛊神在极渊里沉睡,自那以后,南疆就成了毒虫猛兽的乐园。

  天性坚韧的人类,屈服环境,适应环境,掌控环境,一代代的传承之后,蛊族便诞生了。

  南疆人族部落众多,蛊族是最特殊的一族,他们生活在极渊附近,与蛊虫为伍,利用蛊神的力量,开创了一条特殊的修行体系:蛊师!

  这一天,极渊里又传来了可怕的嘶吼声,无意识的嘶吼声。

  吼声宛如来自地狱,伴随着轻微的地表震动。

  以极渊为中央,方圆数百里,所有蛊虫暴躁不安,像是遭遇了天敌,茂密的丛林间,枝叶里,弱小的蛊虫簌簌落下,纷纷暴毙。

  蛊族的蛊虫也陷入狂暴,反过来攻击主人,好在蛊族已经有过一次教训,应对虽然仓促,但好在有惊无险。

  力蛊部的龙图敲晕了发狂的蛊虫,带着族人平息的混乱,他望着北方,想起了自己的爱女。

  不知道丽娜在大奉过了如何,她那么的冰雪聪明,想必在大奉也能混的如鱼得水吧。

  隔着数十里外的天蛊婆婆,也在望着北方。

  “儒圣的力量在消退,巫神若是脱困,下一个就是蛊神.........哎,武道何时能出一位超越品级的存在?”

  天蛊婆婆忧心忡忡的想。

  “你可一定要保管好七绝蛊啊,丽娜。”

  ............

  黄昏后,许七安如约来到天香居,裴满西楼带着黄仙儿站在酒楼门口,恭候多时。

  三人谈笑着入内,进入包间,推杯换盏。

  黄仙儿特意穿回了北方风格的服饰,裸露出浑圆紧致的小腿,纤细却有力的腰肢,以及饱满挺拔的胸脯。

  她在桌边端坐时,小腰挺的笔直,两个腰窝若隐若现,勾引着许七安。

  黄仙儿觉得,自己虽然美若天仙,但面对的是许银锣这种不为女色所动的好男人,那么继续伪装成大奉淑女,就真的别想把许七安勾搭上床了。

  于是干脆利索的转换风格,变回真面目,试图用北方美人的异域风情,打动许七安。

  男女之间的事嘛,不是你主动就是我主动,既然许七安不主动,她肯定不能再装淑女。

  但让她泄气的是,这个许七安似乎对美色有着超强的免疫力,换成其他男人,早在她的魅惑下昂首敬礼。

  偏就他不为所动,丝毫没有“热血上头”的迹象。

  黄仙儿给裴满西楼打了个眼色,裴满西楼当即道:“时间不早了,而今已是宵禁,便歇在酒楼吧。我已经为公子开了上好厢房。”

  黄仙儿立即道:“我带许公子去。”

  三人当即离开包厢,黄仙儿领着许七安走向客房方向,推门而入。

  装修奢华的房间里,小厅内,还有一桌酒席。

  穿过小厅,才是卧室。

  黄仙儿回身关门,笑吟吟道:“许公子,方才喝的不尽兴,你陪人家再小酌几杯可好?”

  她偷偷打量许七安,见他微微皱眉,但没第一时间反对,当下心里一喜,不拒绝,说明是有机会的。

  就看自己能不能把握住。

  于是搂着他的胳膊来到桌边,继续饮酒。

  “许公子,奴家对你仰慕已久,能与你同桌而饮,是奴家八辈子修来的福气.........”

  黄仙儿举着酒杯,酒后的眼波,盈盈妩媚。

  许七安矜持的点头,正要端起酒杯回应,却见黄仙儿小手一抖,不小心把就睡洒在了胸脯上。

  美人肌肤滑如凝脂,酒水映着烛光,连带着肌肤也亮晶晶的闪烁。

  而有了酒水的浸润,球型一下就凸显出来了。

  许七安不动声色的挪开眼睛,非礼勿视。

  好一个正人君子.........黄仙儿咬了咬唇,作泫然欲泣状:“哎呀,怎么办呐,人家的衣衫都湿了,许公子,你给奴家擦一擦。”

  “别,别这样........”许七安皱眉。

  “你给奴家擦一擦嘛。”黄仙儿抬着脸,含羞带怯的望来。

  她喝过酒之后,脸颊带着粉嫩的红晕,嘴唇色泽鲜亮,那双狐媚眼勾的人心里痒痒。

  “好啊。”

  突然,许七安话锋一转,两只手就揉了上去。

  黄仙儿一愣,脸色出现些许僵硬,着实没料到他态度转变的如此突兀,懵懵的开口:“许公子?”

  “憋说话,张嘴!”

  ...........

  次日,清晨。

  黄仙儿眼袋浮肿,扶着墙,步伐略有些蹒跚的离开房间。

  她走的小心翼翼,时而轻蹙一下眉头。

  恰好,碰见了从走廊另一头出来的裴满西楼,满头银发的裴满西楼,反复审视她狼狈模样,迟疑道:

  “不是说好求饶叫姑奶奶的么,就这?”

  黄仙儿银牙紧咬:“老娘被人套路了.........”

  ..........

  许七安骑上心爱的小母马,在晨光中,哒哒哒的往许府去。

  他神清气爽的由衷感慨道:“妖女的滋味真不错!”

  ..........

  PS:赶出来一章了,睡觉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