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379章 局势明朗

  京城,宣政殿。

  “废物,通通是废物!”

  看着手中这份由高望上呈上来的,有关于西凉方面的奏报。哪怕是天子经过了白礼的折腾,对坏消息已经有了一定的抗性。但是此时还是被气的浑身发抖,那久违的巨龙的虚影也再次的盘旋在了皇城的上空。

  让皇宫中的内侍,不由再次想起了被天子愤怒所支配的恐惧。

  尤其是现在正在宣政殿服侍的人,一个个噤若寒蝉,生怕天子注意到自己。然后抓个由头,杖毙当场。

  也不怪天子会如此之怒。

  实在是大行司这次捅的篓子太大了。

  大到就算他是天子,也承受不起的地步。

  乐重这位世子继位,使得西凉免去了一场内乱之争,让大行司的一番谋划,全部都为他人做了嫁衣。

  而其后碎铁衣的刺杀行为,又成为了压垮双方之间关系的最后一根稻草。让镇西候府和朝廷之间已经降到冰点,并且直接变成了负数。

  在这种情况下,西凉这个人很可能会拉着其他两镇诸侯一起举起造反。面对如此有大概率,即成事实的祸事,天子就算是心再大,也做不到等闲视之。

  而对此高望在来之前显然是已经有了一定的心里准备了,毕竟那份奏报上的内容他已经烂熟于胸,早在之前就看过了。

  事实上,但凡有一点可能。高望也不想带着这份自奏报来见天子,迎接天子的怒火。

  只是谁让这情报找上了他。

  在这种情况之下,就是借他个胆子,他也不敢瞒报,因此只能硬着头皮前来。

  而且老实说,天子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克制。最起码没掀桌子摔碗,给他开瓢、让他这个带来噩耗者血溅宣政殿。

  骂几句就骂几句吧。

  左右他这段时间也被骂习惯了,也不差这一两声。

  不提正跪在宣政殿之中,念头百转的高望,如何苦中作乐。

  天子到底是能够自数位有力的竞争者中脱颖而出,最后坐上天子之位的胜利者。面对着前所未有的坏消息,虽然此时心中已经怒急了。但是在咆哮发泄了一通,还是勉强压引住了自己的怒火,让自己暂时先冷静了下来。

  开始考虑起了,要是西凉真的连同其他两镇诸侯一起叛乱,朝廷应该如何自处应对。

  然而越想,越觉得不妙。

  同时也越加后悔,后悔自己为什么在长孙无忌上表其计划具体之时,自己不叫停对方的计划。

  不提天子怒火之余,心中的百般悔恨。

  这么大的事情,肯定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拿出一个稳妥的解决方案来,光靠天子一个人肯定是不行。

  因此天子便直接强压住心中的怒火,着手下内侍去将晁景等人给传唤到宣政殿之中。

  同时在他们到来之后,便将高望之前所上呈的奏报分发了下去,让晁景等明白,为何天子会这么急的召集自己等人。

  “陛下,这,这上面所写可是真的?”

  虽然晁景不认为天子会在这种事情上,和自己等人开玩笑,但是奏报上所写的实在是……实在是……

  反正晁景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最不可能成为西凉新主的,成为了镇西侯。而大行司的人在刺杀完了上一任镇西候觉得还不够,竟然把目标又对准了继任的镇西候。

  而且更要命的是,任务还失败了,而且还暴露了,自己大行司人的身份。

  这差事办的,晁景都怀疑此去西凉办差的,会不会是反周势力的卧底。要不然,但凡脑子稍微正常,怎么可能会让结果演变于此。

  而面对晁景的疑问,天子有心说不是,但是很可惜,这些偏偏都是事实。

  就在刚刚晁景等人到来之后,天子强行按耐不住怒气,对着高望盘问过这奏报的来龙去脉。

  据高望说,消息源自于他手下的一位千户。

  至于说这位千户的消息是怎么来的。

  这还要从此人曾经在西凉埋过一根钉子说起。

  反正总而言之吧,就是那个钉子和千户是单线联系的,除了大行司总部有过备案,无一外人知晓。

  因此就躲过了西凉那边的追查。

  在明白自己所掌握的消息的重要性之后,抓住了一个时机将消息送回,这才到了天子的手里。

  而对于这一套说辞,最起码天子是没有从其中听出什么假来。

  而且在这种消息上做假……他图的什么?

  就为了遛朝廷的大军到西凉一圈,或者让朝廷因此而紧张,天子和各部大员因此而失眠?

  没有人会那么无聊,也没有人会拿自己的命来开这种玩笑。最起码正常人是不可能的。

  而晁景处,虽然早在之前他也明白,没人会蠢到在这种消息做假。但是当亲耳听到了天子肯定的回答之后,晁景还是不由叹了一口气。

  一叹世事无常,常在河边走,大行司这次不光什么鞋子湿透了,就连裤子也没能够幸免。

  二叹乱世将至,这好不容易在安稳的天下,又要乱起来,又该到那帮武将得意之时了。

  不提晁景这里的感叹过后,已经开始苦思,事已至此,朝廷应该如何应对。

  另一边,在见到高望所上呈的那份奏报,明白了他所预计的,最坏的结果终于发生了的王玄策。这膝盖终于在支撑不住身体,当场又跪了下来直接请罪。

  一罪自己教导无方,致使长孙无忌先斩后奏,酿成如此大祸。

  二罪自己识人不明,竟将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碎铁衣来办理,致使西凉局势崩溃。

  而面对五体投地,叩首请罪的王玄策,天子有心重处,但是考虑到现在正是用人之际。

  未来要是西凉真的连同镇北侯府和镇南候府一起反了,人手可能会更缺。

  在加上王玄策虽然言语间,看似将自己则全部都归于自己。但是细品,却都隐指向他这位天子。

  像是识人不明,长孙无忌之所以能够,以这般年龄,执掌一方。靠的是什么?能力吗?

  这确实也有。

  不过最关键的还是他这位天子的宠信。要不然,以他的年纪,怎么也坐不到司副之位。

  而那先斩后奏的计划就更不用说了,是经过他这位天子首肯的。真要说错,他这天子也逃不了责任。

  总而言之,天子要是真拿这些来说,重处王玄策,其他臣子嘴上可能不说,但是这心里怎么想,那就只有呵呵了。

  因此面对叩首请罪的王玄策,天子就这么冷眼看了片刻,便不想再和他纠缠,一句滚到一边跪着去,便将目光转向了晁景等人。

  他现在急需这些心腹,给他拿出一个稳妥的办法来。经历过新城大墓疑云、东南黄天之祸、京师摩尼之乱、并州龙武之威等连番的祸事之后。

  现在朝廷急需要休养生息,可不能在折腾了。

  尤其是这种可能会波及天下的数州的折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