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215章 213-君后之争夺魔剑

作品:我的女友是大反派|作者:柒月柒的鬼莲|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20-10-19 11:27:45|下载:我的女友是大反派TXT下载
  随着魔后将解开剑印的始祖风魔剑带走…

  六刻钟后,风魔域北境…

  轰!隆!隆!

  红色雷云接连八次汇聚,血色的闪电照耀了天地,九霄之上仿佛有血河决堤,让得北境数十里地界下起了倾盆血雨,使得无数河流染成了血河,使得奔涌的大江如同大地的血脉般流荡,整个北境的魔族武者陷入了狂欢!

  又过了一刻钟…

  数个消息在风魔域全境开始传播…

  【妖魔大战,妖族溃败,五王三帝带领众妖族武将逃亡,魔族七位王级乘胜追击…】

  【妖族有绝巅大能接应,魔后现身阻拦……魔后祭出始祖风魔剑,力战妖族绝巅……】

  【魔后先见之明,竟然早早在妖族溃逃的路上设下了绝杀阵,配合魔族七位王级斩杀妖族五王三帝,魔族大获全胜…】

  而此时…

  星月城,城主府,议事大殿中。

  咚!咚!咚

  夜倾南依旧端坐于主位上,一手撑着脑袋,一手轻敲着扶手,发出很有节奏的声音,而他眉心处,一枚晦涩复杂的魔君印记正在隐隐闪烁,大量的画面信息通过该印记传入他的脑海。

  很显然,夜倾南在通过魔君印记实时观察着“接受印记者们”的视角,从魔后离开之时开始,哦不,准确的说是从夜倾南回到这城主府开始,他就一直在通过魔君印记观察外面的情况。

  在这观察的期间,可以分为三个时期。

  【初期】

  妖族溃败,魔族乘胜追击,欲要一举歼灭妖族,再不济也要将他们尽数驱逐风魔域。

  当然,五王三帝作为成名已久的王级,他们只要想走是很难留下的,不过为了护持妖族剩余的精锐武将,五王三帝只能且战且退,这给了魔族诸王大量袭杀妖族武将的机会,而这些都是预料之中的画面,并无特别。

  【中期】

  魔族追击的途中突然出现了一位妖族的八星绝巅,魔族诸王本想见好就收带着诸将回返,毕竟八星绝巅的修为确实太难对付了,在追击恐怕徒增伤亡,不过魔后刚好带着始祖风魔剑赶到,直接拦下了那位妖族绝巅,而看到魔后终于现身,魔族这边气势暴涨,诸王再次带领众武将追杀妖族。

  【后期】

  妖族的撤退路线遭遇了魔后预先布下的王级杀阵,风魔域七位王级操控着杀阵困住了五王三帝,在困住的期间,魔后再次带着始祖风魔剑现身,短短不到十个呼吸的时间,她以魔剑威能配合其余诸王的力量,加上王级杀阵的镇压,直接斩杀已经受了重伤的五王三帝,大获全胜的消息开始传播。

  夜倾南远程关注了整整七刻钟的画面,他的神色仅仅变幻了一次,那便是画面后期的时候,妖族竟然中了魔后的王级杀阵,这就很古怪了!

  要知道,布置王级杀阵没有庞大的人力物力是很难短时间内布置出来的,但在今日之前,这个杀阵却几乎没人知道,无疑证明着……魔后早就开始着手准备这个杀阵,也许是一个月前,也许是两个月前,总而言之,她早料到了今日一幕。

  若是把时间点联想起来,一个多月前,北境那场绝巅之战,妖族被魔后斩了一位王级,是不是从那时候起,魔后就知道妖族会集火进攻北境,故而才设下了这个王级杀阵?

  可要是妖族没集火进攻北境呢,那岂不是失算了?

  还是说,魔后在四方边境都布置了杀阵,这也不可能,如此庞大的工程量,不可能一点风声都没有的!

  “所以,魔后是怎么知道妖族会集火进攻北境的?”夜倾南心中升起了这个念头,而秉持着“一切料事如神都必然有着根本依据”的原则,他开始了细致的思考,思考之下简直是细思极恐,他有了数个推测……

  其一,魔后偷偷跟妖族绝巅下了个战书!

  其二,魔后故意激将妖族进攻魔族!

  其三,魔后跟妖族高层打了个赌!

  之所以有这些推测,那是因为他联想到了之前自己的操作,那场“预料明日之战”的演讲,其实不是什么料事如神,不过是自己暗箱操作偷偷给妖族下战书罢了!

  越想越觉得有可能…

  “如果推测是真的…”夜倾南呼吸渐渐急促。

  “如果这场妖魔大战,你就是幕后推手,就是你挑唆的…”

  “那你为什么要销声匿迹近一个月?”

  “为什么要眼睁睁看着成千上万的风魔武将以及百姓就那样被欺辱残杀?”

  “甚至,连梦伊香都要隐瞒……”

  “若是你提早透露一点风声,那也不至于造成风魔域之前的窘样,也不至于害那么多无辜之人牺牲……”

  “魔后啊魔后,你这般一意孤行到底是想做什么?你把风魔域诸多武将和诸多百姓的命当做了什么,草芥吗?”

  主位上,夜倾南缓缓睁开眼睛,心中升起了一股怒火,脸色陡然阴沉了下来,原本敲击着扶手的手指停下,手掌不自觉握成了拳头…

  虽然这是个强者为尊王权至上的世界,但他就是很不爽这种为所欲为把他人性命当做蝼蚁看待的行为!

  呵,可能吧…

  可能因为自己刚穿越过来的时候就是被人这么对待的…

  所以感触更深一些,心中的愤慨与共鸣才更深吧…

  “哼!”

  “在我来这之前,风魔域是你的地盘,你要如何我都没意见,而现在,风魔域也是我的地盘,你要乱搞我的地盘,乱搞我的人……老子不同意!”

  突然间,夜倾南收敛了怒色,嘴角微微扬起,面容之上尽是露出渗人的笑容,而他的面前,那是系统界面,能量值一栏还有仅剩的五百万,他毫不犹豫的点开了特抽界面!

  ……

  又一刻钟后…

  城主府的议事大殿中…

  嗡!

  大殿中央,随着幽暗的黑雾升腾,魔后的身影如约而至。

  场中,二人对视一眼,好似有雷电交锋,场上的气氛瞬间压抑了起来…

  “本君不想与你多费唇舌,接下来本君所问,你最好如实回答!”夜倾南沉声开口。

  “哼…”看到夜倾南的姿态,魔后嗤笑了一声,随即迈开轻盈的步子缓缓朝着主位上走去,唇间浅出的是略带轻蔑的声音:“在本后回答你的问题之前,你最好先从本后的位置上离开,这个风魔域,还轮不到你来掌权!”

  嗖!

  魔后的话音刚落,她的身影如同鬼魅般闪到了主位旁,而她身影刚出现,主位上的夜倾南已经不见了踪影,她当即顺势坐下。

  “……”大殿的中央,夜倾南脸色极其难看,他很清楚,魔后在给他下马威,而就在刚刚,若不是魔王之眼的预警让他迅速传送离开,他现在恐怕都被魔后制住了!

  “嗯哼,算你识相!”魔后轻撩裙角,换了个较为舒适的坐姿,这才看向夜倾南,唇间言语依旧带着轻蔑:“说吧,你有何疑问,本后会酌情回答于你!”

  “…”一时间,夜倾南陷入了沉默,手掌又一次不自觉的握紧。

  不知道是不是这段时间做魔君膨胀了还是咋地,突然被魔后摆了个下马威,还这么俯视轻蔑的跟他说话,心里竟然有种想锤死她的冲动,竟然有那么一瞬忘了对方的修为…

  那可是九星绝巅啊,别作死啊,别上头啊,兄弟!

  心中自我泼了盆冷水,夜倾南很快认清了自己的处境,这才平静下来!

  随后,只听二人的谈话声响起…

  “这次妖魔大战,可是你幕后推动的?”

  “对!”

  “你为何要挑起妖魔大战?”

  “杀五王三帝,报仇!”

  “呵,报仇……”面对魔后那云淡风轻的回答,夜倾南自嘲一笑,很显然,他刚才的猜想都是真的,这一切都是魔后在幕后推动的。

  一想到魔后的幕后操作害死了那么多人,还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夜倾南只感觉心口一股怒火升起,他怒视着魔后,沉声道:“那你为何不与诸王商议,而是独自做下决定,你可知这样会害死多少无辜之人?若你提前告知诸王一声,在有准备的前提下,那境况也绝非今日之局面,伤亡也会减少许多。若你能在一个月前的星月城大战现身,那星月城何故会被攻破?你就没有一点愧疚心吗?”

  “战争哪有不流血,他们只是为本后的成功做出了自己的贡献,能为本后献出生命,那是他们的荣幸,况且,现在星月城不是被夺回来了吗,本后为何要愧疚?”

  “那些无辜牺牲的百姓呢?那些身陨战场的武将呢?你不觉得自己的一意孤行害死了他们吗,你就不觉得愧对他们吗?”

  “嗯哼,他们的死活与本后何关?本后目的达到便可以了!”

  “…”听到魔后这句回答,夜倾南莫名的感到一丝心寒,原来,风魔域那么多人信奉的至强者,竟然是这样看待他们的…

  你是风魔域的掌权者,你要利用这个权势去报仇,没人会多说什么,但,明明有更好的办法做到要达成的目的,比如和风魔域诸王联合起来,比如召集其他魔域的强者,比如……

  方法有很多,可为什么偏偏要独断专行,在实行报复计划前什么也不与风魔域诸王透露,哪怕风魔域被连破数个城池也不出面挽救,就这般看着无数同族惨死,等妖魔两族两败俱伤了才出手…

  夜倾南感觉自己简直怒火中烧了,他深深呼了口气,就连开口时都像是带上了颤音:“你…你不觉得自己的作为太自私了吗?”

  “呵,那又如何?”面对夜倾南的怒言,魔后嗤之以鼻,甚至是以嘲讽的姿态看着他道:“不达王境,终为蝼蚁,区区蝼蚁,本后岂会在意,而且,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如此浅显的道理你都不懂吗?”

  说到这里,魔后笑容更为嘲弄,道:“哼,果然啊,你个一甲子不到的年纪,正值热血当头、打抱不平时期的小屁孩,本后竟然浪费时间跟你解释这些!”

  “呵呵……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呵呵哈哈……不达王境,终为蝼蚁……”

  夜倾南又是一阵自嘲的笑声,拳头更握紧了几分,内心中的那股怒火愈发膨胀……尼玛,这就是你给老子的答案!

  然而,上方的魔后丝毫不在意大殿中陷入怒极的夜倾南,而是微微扭动身躯,重新换了个坐姿,自顾自的开口:“时间也差不多了,本后也该跟你强调一些事情了…”

  “在数天之前你曾立下心魔誓言,大战结束后便按照他们的意愿给他们逐一解开,现在时机也差不多了,就今晚,你给他们解开吧,至于接下来的善后工作,跟你没什么关系了,你的存在已经没了意义,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去吧!”

  “哦,对了,你那些神通如此诡异,不知道有没有办法将始祖风魔剑的剑印逼出来,若是可以,本后倒想与你做个交易,至于交易什么,我觉得梦伊香似乎就很合适,毕竟,你要是能拥有一个半步绝巅的亲卫,加上你那奇特的守护灵的辅助效果,那梦伊香也算一个绝巅战力了,不知你意下如何呢?”

  “还有一件事,如果你觉得这个魔君做得憋屈了,那跟本后提一声,本后好寻找第六百六十七个,至于你,该去哪就去哪吧,反正你之前也一直想着离开王宫,若能如愿也是一桩美事,不是么?”

  魔后说完,场中安静了起来…

  气氛变得更为压抑…

  好似空间都被定格了一般…

  而大殿中的夜倾南,不知道他是因为愤怒还是什么原因,身体的周围有一层奇异的能量在不受控制的荡开,眉心处的那枚剑印开始隐隐的闪烁了起来…

  足足过了数息时间…

  夜倾南朝魔后的方向走进了几步,脸上露出了疯狂甚至带着狰狞意味的笑容,只听他道:“先是不顾诸多百姓、武将的死活,只为完成自己的目的,此为不仁!”

  “又利用本君抵抗妖族,胜利之后便过和超桥准备撵走本君,且以他人的自由为筹码,还是效忠于你近百年的梦伊香,就是为了换取剑印的使用劝,如此不近人情,此为不义!”

  “像你这般不仁不义,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之人,不配成为风魔域的掌权者!”

  说到这里,夜倾南手掌抬起,从眉心处引导着一枚剑印出现,他又带着些许玩味的目光看向魔后,道:“不过,你虽然不配做掌权者,但你‘不达王境,终为蝼蚁’这句话说得很对,所以你一个九星绝巅才敢如此为所欲为,而今天,本君就让你看看何为……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当夜倾南最后一句话落下,主位上,魔后不由皱了皱眉,深邃的眼眸中竟是难得的露出了一丝忐忑,唇间还在低声呢喃着:“难道…难道你……”

  没等魔后反应过来,那大殿中央的夜倾南,他喃喃低语了几句咒语,手掌一握,立刻将那剑印捏成了碎片,而下一刻,那些碎片化为大量光点,光点不断凝聚,在他掌心浮现成一柄小剑,散发着古朴的气息,而这小剑……赫然就是始祖风魔剑!

  “你…”

  “你怎么会始祖风魔剑的召唤秘法?!”

  主位上,魔后那原本淡定的神色突然慌张了起来,一股绝巅级别的威压几乎是下意识的覆盖了整个城主府,她所站立的区域周围,那些石块地板因为那股威压的存在,直接寸寸断裂,蔓延出了无数的裂痕。

  这个秘法,王室之中只有四人知道,其中包括她和风翼,以及魔天王、魔地王,魔天王二人最觊觎魔剑,绝不可能是他们,而她更不会告知夜倾南。

  若是无人向夜倾南透露,那他究竟是怎么知道的?

  “哼,你不需要知道!”夜倾南紧握着手中的小剑,这一刻,他神色间无比畅快,而他面前的界面上,一个道具的数量正在以惊人的速度消耗着…

  【绝对传音符*87:使用者将能无视任何阻隔进行传音![范围:一千米]】

  【绝对传音符*76:…】

  很显然,夜倾南在与某位大能快速的传音着,而每传音一次,他就需要消耗一张绝对传音符,至于传音的对象,那自然是始祖风魔剑的剑灵——风龙!

  正是因为跟风龙取得了联系,所以他才能拿到召唤始祖风魔剑的秘法!

  而这个操作,那是他之前就备下的方案之一…

  【方案一:使用绝对传音符联系风龙前辈,看有无办法里应外合,从魔后手中夺取始祖风魔剑!】

  【方案二:以“暴露永劫冥妃的身份”为筹码威胁魔后,看看能否夺取始祖风魔剑!】

  夜倾南一共设想了两个方案,没想到第一个方案就成功了。

  也幸好没用到第二个方案,第二个方案乃是下下策,毕竟魔后是九星绝巅,要是逼急了她,走起了暗杀路线,恐怕他以后这个魔君位置也坐不安宁,他倒是不怕被刺杀,但身边的任何人包括亲人恐怕都是被刺杀的目标,稳妥起见,先不要翻脸,等自己修为达到绝巅了再掀桌子,一举镇压她!

  此时,主位上的魔后,当她发现始祖风魔剑从自己的本源空间中消失后,立刻坐不住了,她身形一闪,瞬间冲向大殿中央的夜倾南,欲要夺回魔剑。

  然而…

  “哈哈哈,魔剑到了我的手上,你觉得本君还会再给你吗?”

  整个城主府,只剩下一道灿烂的笑声,在大殿中回荡……回荡啊回荡……

  砰!

  突然之间,一股绝巅级的气息绽放,宛若决堤的洪流般淹没了整个大殿,那大殿一瞬间便坍塌,化为废墟,伴随响起的是魔后那滔天的警告声。

  “你以为这样,本后就拿你没办法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