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325章 昆顿做的决定

作品:开局获得完美音乐系统|作者:未事|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10-19 07:02:06|下载:开局获得完美音乐系统TXT下载
  “谢谢你能来格兰国看我,你看,我好多了。”

  韩梓璐强撑着身子躺坐起来,看看徐凡说到,脸色依旧苍白。

  徐凡点了点头说道:“身体恢复是需要时间的,这次来格兰国有一些事情处理,就过来看看你。”

  韩梓璐看着认真的样子,心里微微有些失落。

  心道:我知道你是来格兰国有事要做,可你倒是骗骗我啊。

  想到这里的她,心里却又恍惚着想到:还好,还好你没有承认,像我这样的人,又怎么可能指的你专门来这里呢。

  徐凡不知道韩梓璐心中所想,他看着韩梓璐继续说道:“这个世界上很多问题都容易让人绝望,但任何一个问题,其实都有解决办法,你看现在,你不就好好的。”

  “嗯,我知道。”

  韩梓璐认真的点了点头说道:“我会好好养伤,谢谢你,徐凡。”

  徐凡点点头说道:“等修养一阵,问题不大了就回国。”

  韩梓璐点点头说道:“我会的,我不会辜负你的期待,必定早点进入工作状态。”

  徐凡听到这话,就知道韩梓璐误会自己的意思了,刚想说些什么解释下这句话,就听到韩梓璐继续说道:“我回尽快还你钱的。”

  这句话让徐凡一愣,微微一笑说道:“怎么,你是担心自己不够优秀。”

  韩梓璐怔怔的看着徐凡说道:“只是这病情花了很多钱,我.....”

  徐凡说道:“人活着比什么都好。”

  韩梓璐深有感触,就听徐凡继续说道:“我记得你是财大的高材生,最年轻商务学硕士,而且,我没记错的话你还曾在大学得时候,去米国做过交换生学习,拿到了一份优秀的成绩,也是这份成绩,让你进入那家公司的吧。”

  徐凡说道这一楞,因为他看到韩梓璐的眼神突然颓废了下去。

  心里微微一惊,刚才自己无意之间的一些话题,却牵扯到了之前的那家公司。

  他对韩梓璐的资料有非常详细的了解,无论是交换生学习机会,还最年轻上午学硕士,这些都是他优秀的证明资料。

  最重要的一点,徐凡没能说出来,那就是她的哪位学长招聘她进入公司就是看中了她的管理能力,当然美色自然也是其中一部分。

  但不得不说就是,韩梓璐在那家公司的成绩可是有目共睹。

  他的那位学长在公司职位上确实对韩梓璐,没有因为两人的干洗有一丝一豪的协助,所以韩梓璐能够爬到很高的位置,完全是通过自己的实力证明的。

  只是后来因为两人的是事情,才让公司很多人对她们指点点点,当然,更多的是对她。

  徐凡说到这里,没有说下去,韩梓璐却微笑着说道:“我有信心。”

  答非所问,但却是徐凡心里想要的答案。

  两人又随意的聊了一会儿,他看了看时间,知道自己必须得赶去影视基地了。

  便对韩梓璐说道:“有什么事情随时给我打电话,我暂时也不会回国,有时间我就来看你。”

  韩梓璐点点头说道:“好!”

  徐凡便直接起身,准备离开。

  周华健在一旁随着徐凡出来之后,开口说道:“韩小姐的身体目前来说,其实并不是太好需要恢复的时间怕是会很长。”

  徐凡点点头说道:“一定要治好。”

  周华健点点头说道:“这个必然,只是有一件事,我......”

  徐凡疑惑的看着周华健,说道:“周大夫有什么话直接说就行。”

  周华健说道:“我弟弟这人吧,就是脾气有些冲,还希望徐先生手下留情。”

  徐凡微微一怔,他刚才看两人的态度应该关系不是太好,却没想到会直接找他求情。

  徐凡有那么一秒钟想要答应,毕竟周华健大夫对自己和母亲真的没话说,只是有些事情并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

  所以徐凡并没有直接说明,只是点了点头,便转身就走。

  可刚走没几步,就见旁边昆顿手里端着一杯水,抬头疑惑的问道:“咦,徐先生要离开了吗?”

  徐凡点头说道:“昆顿医生,刚才就想问你,你为什么会从皇家医院离开。”

  昆顿脸色微微一变,最后摇头说道:“这里更赚钱些,而且这里更舒服一些。”

  徐凡知道昆顿喜欢钱,也知道他的本性不坏,所以这个解释,虽然有些勉强,但却也没有追问,点了点头。

  就听到昆顿说道:“刚才倒了水,还想让你喝一杯的,看来浪费了。”

  徐凡看着昆顿手里的水杯,却是觉得刚才和韩梓璐却是说话有些口干,便直接接过说道:“确实渴了,谢谢。”

  徐凡一饮而尽,喝完之后,便直接踏步离开。

  昆顿握着水杯,脸色惨败,眼中慢慢的失落。

  心里不断地说着对不起,却别无办法。

  徐凡离开一院之后,他并没有碰到温妮。

  这让他刚才的一切怀疑,又觉得奇怪,难道真的是自己想多了。

  只是因为格兰城这座城市实在太小,跑的士的人就那些,所以总能遇到?

  徐凡这样想着,随便打了个的士,便朝着郑老给他发的定位而去。

  ......

  私人诊所。

  昆顿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拿着拿支针,脸色并不是太好。

  他恍惚响起不就之前,自己和周华平两人大闹一场,他需要的一些东西,周华平不在给他,他整个人如陷入某一种地狱之中无法自拔。

  这样症状越来越明显,于是他只能辞职。

  然后在这里开一家这样的私人诊所,他和清楚自己这个诊所里全部都是周华平的眼线,但自己别无办法。

  后来,周华平找他谈了一次话之后,他还是妥协了。

  有些事情相比较命来说,根本就不值一提了。

  活着才是最好的,向着这些事情,他将那支针狠狠的插进了自己的胳膊上,然后脸上露出一抹享受的神色。

  没过多久,他站起身来,看了一眼桌子上的一颗药。

  他取过来一个杯子,将那颗药轻轻放在杯子里,又取来水壶,将热水倒满。

  热腾腾的水落入杯中,那颗药也瞬间融化。

  握着杯子,他深呼吸后走出了办公室。

  他的脚步很慢,似乎每一步都在考虑自己的做法是对是错。

  直到,他走到了韩梓璐的病房门口。

  他的脚步顿了顿,最后还是走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