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四百六十四章 我让你办的事儿如何了?

作品:药植空间有点田|作者:吴家二姐|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9-17 16:15:38|下载:药植空间有点田TXT下载
  清晨时分,“呼啦啦”的翅膀扇动声,在府城的一处宅子里响起。

  “咕咕”“咕咕”

  屋里的周锦帆依旧睡的很香,并没有被门外的鸟叫声吵醒。

  早已守在门边的墨竹,看了门口的信鸽一眼,犹豫了下,推门走进了屋内:“郎君,郎君?来信儿了!”

  “唔......”小厮的叫喊声,总算是让床上的人醒了过来。

  周锦帆坐起身,打了个大大的哈欠问道:“什么时辰了?”

  “卯时了。”墨竹回道。

  “行吧,你去把信儿给我取来,记得先喂鸽子。”周锦帆又打了个哈欠,挥手冲他吩咐道。

  “是。”墨竹这次没有再问为什么,因为他上次已经受过教训了。

  回想起之前的事儿,他感觉自己的手背又开始疼了起来,心头默默嘀咕起来,也不知道穆郎君家的鸽子是怎么养的?

  怎么就这么有脾气?每次取信儿之前,必须先喂了鸽子才行,要是不喂,又或是没让鸽子瞧见吃食,呵呵呵......

  几十息后,他拿着小竹筒又走了进来,把东西递给床上的少年。

  周锦帆打开小竹筒,看完信上写的内容,眉头皱起,叶蓁的大伯父?他还真来了?

  想到这里,他飞速从床上下地,一边穿衣,一边冲小厮吩咐道:“给我磨墨。”

  等他穿好了衣服,墨竹也已经磨好了墨,周锦帆走到木桌边,挥笔写好了纸条,扭头交给了身侧的人:“去吧。”

  “是!”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周锦帆又皱眉思索起来,现在府城的生意已经稳定了,看来他也是时候返回县城一趟了......

  ..............

  两天后的早晨,正在西厢房中忙活的叶蓁,听到门外的翅膀扇动声,脸上露出一丝诧异。

  咦,前几日不才刚送走一批胭脂水粉吗?怎么这么快就又来信催了?

  这么想着的同时,她从椅子上站起,瞧见门外游廊上的信鸽,照旧先去灶房弄了些食物,把小碗摆在鸽子面前,这才拿下信件。

  看完信上写着的内容,她眉头皱起:“大伯父这又想折腾啥?”

  信上把几日前大伯父做的事儿描述了一遍,包括他当时的说辞,周锦帆在信里让她放心,他会管好店里的人。

  叮嘱她也要防备着些,说他下次再派人来取货时,也会注意着点儿。

  叶蓁轻叹了口气,她觉得一个人若是起了疑心,哪怕他们再防范,也是防不住的。

  之前周少年派人来取了几次货,没被人瞧见,是他们的运气好,但不代表他们的运气能一直这么好。

  都是一个村里住着的,如果大伯父真安排了人,在她家门口守着,早晚有一天会发现的。

  她现在只希望府城里的田乐两人,能快些查出点东西来了。

  “蓁儿,可是周郎君来信儿了?信上说什么?可是东西又不够了?这可怎么是好?”

  “难道要让外人帮着做?可我这心也放不下来啊.......”

  她的念头还没转完,屋内邢氏见女儿许久也没进来,终于不放心的询问出声。

  叶蓁快步回了屋内:“娘,没什么大事儿,就是.....”

  她也没瞒着母亲的意思,简单把事情给说了一遍。

  邢氏闻言眉头立刻皱起,反应和女儿很是一致:“你大伯父这又想干啥?他还没折腾够?他不都已经得了差事了,怎么还不知足?”

  说完这句,她想了想,突然从凳子上站起。

  一边往外走一边说道:“不行,我要再叮嘱下她们,绝对不能把做的事儿告诉别人!”

  这个她们,指的是倒座房中干活的妇人。

  随着叶蓁家做出的东西越卖越好,前后几次招的人加在一起,已经足有九人之多。

  ................

  县城府衙的后院中,李暖墨的小院里,昨日刚来过的解文宣此时又来到了这里。

  就见他态度很好的拱手向侍女静言说道:“暖墨可在屋中?今日春光正好,我想邀她一同去赏花饮茶,不知你家娘子可愿意?”

  站在院中的静言,有些为难的轻皱了下眉,冲他施了一礼说道:“还请郎君在此稍候。”

  说完不等对方回应,转身就向屋里走去。

  心头却是在嘀咕着,这解郎君是怎么回事?往常娘子巴巴的想要多见他一面,十次里至少有八次都不能如愿。

  现在好了,她家娘子想通了,终于放下了他,他怎么又一反常态的频频出现?

  还有,娘子昨日不才拒绝了他吗?他怎么又来了?

  算了算了,她不过是个小侍女,只用告知娘子就成,至于娘子再次拒绝.......这事儿就不归她管了。

  果不其然,屋内正在看书的李暖墨听了侍女的话,神色间没有丝毫变化。

  轻挥了下手,淡淡吩咐道:“就说我身体抱恙,无法与之同行。”

  “是。”静言转身正准备离去,就听身后的主子又说道:“这几日我要安心养病,他若是再来....不见,也不用告知我。”

  “是,娘子!”

  十几息后,解文宣听到了回复,他楞了一下,脸上露出一丝担忧:“暖墨病了?可请了郎中来看?”

  静言轻声回道:“劳郎君忧心,我家娘子需静心养病,还请郎君..........”

  与此同时,内院另一侧的小院中,孙清妍听到脚步声,扭头看到自己的侍女回返。

  眼中露出一丝期待:“如何?解郎君可同意了吗?”

  侍女白云迟疑了下,低头回答道:“娘子,奴婢......奴婢没见到解郎君。”

  孙清妍眉头轻蹙:“他去哪儿了?”

  不会是又去那里了吧?想到这里,她的脸色冷了下来,李暖墨,你为何总是这么阴魂不散?

  你到底给解郎君施了什么迷魂汤?把他迷的神魂颠倒,竟连搭理自己一下的功夫都没?

  明明........明明她之前都感觉郎君的心,向自己这儿靠近不少,为什么?

  白云闻言,头又低了几分,小心翼翼的回道:“解郎君去了....去了李娘子的院中。”

  “咔嚓!”一声,孙清妍面前盛开正好的美丽花朵,又一次惨遭毒手,跌落在地。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

  她咬牙切齿的说完,双眸突然瞪向侍女:“我让你办的事儿如何了?怎么这么久都没消息?”

  ------题外话------

  感谢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小可爱的打赏~爱你(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