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158章:伯邑考离岐山

作品:封神第一帝|作者:了了而立|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20-09-17 01:13:50|下载:封神第一帝TXT下载
  “罢了……”伯邑考瞧着身边目光透着坚定的姬子藤,当即点点头。

  “多谢长兄。”姬子藤随即朝伯邑考抱拳。

  就这般,他们与群臣众兄弟告辞。

  姬发瞧着远去的伯邑考,内心不禁泛起了剧烈的笑意,他笑的极其的灿烂。

  此行之后,西岐将再也没人能够阻挡他上位,他从即日起便是西岐真正的未来的西伯侯,谁都无法与他争锋。

  姬发此刻不由想到了他的师尊,不禁对他的师尊的敬重程度愈加的强烈。

  “此次若非是师尊出面指点,或许我将错失了如此天赐良机。”姬发嘴角浮起一丝笑意。

  伯邑考没有想的太多,此刻他与姬子藤相伴一路前行,扬鞭纵马,过了些红杏芳林,行无限柳阴古道。

  伯邑考与从人一日行至汜水关,关上军兵见两杆进贡幡幢,上书西伯侯旗号。

  汜水关守城将士前来呈禀韩荣。

  “启禀总兵大人,有西伯侯的旗号进关。”

  韩荣闻言当即起身,就站在大殿上来回走动,最后深吸口气,随即点点头。

  “开城门,放他们进关。”

  “是。”

  韩荣说完,随即起身来到书桌前,书写一封书信,随即折叠起来。

  “来人,速速将此书信送至朝歌城,亲自呈禀大王。”韩荣随即唤来传信官,当即吩咐一声道。

  “是。”

  那传信官郑重的接过书信,随即起身匆匆的离开议事大厅,速速上马朝朝歌狂奔而去。

  伯邑考他们一路进关,一路无辞。

  而就在伯邑考他们进了汜水关,帝辛便接到了蚊道人分身传递来的消息。

  先前帝辛已经知晓申公豹的所作所为,也彻底的明白申公豹为何会匆匆离开朝歌,原来是为了算计伯邑考。

  当然帝辛其实先前就已经想到这点,现在总算是被印证了此点,倒是让帝辛为之欣然。

  “当真是不错,阐教的谋划还真的是到位,处处都是设防,孤还真的有些防不胜防。”

  帝辛嘴角浮起一丝笑意,他笑的极其的犀利。

  阐教这一次做的实在是太过分了,此次的封神量劫,在帝辛看来,他之所以倒霉,关键因素还在于阐教的推动,帝辛对阐教这一刻生出了极端的厌恶。

  “若是有朝一日,孤能够问鼎天道,自会让阐教消失在这片天地间。”

  帝辛气呼呼的开始咒骂,他万万没想到高高在上的阐教,居然会用这般下三滥的手段去做这些事情,当真是让人瞧不起。

  “伯邑考启程了吗?”帝辛深吸口气,当即看向蚊道人的投影。

  “是的。”蚊道人随即点头应声道。

  “他带的贡品是什么?”帝辛深吸口气,不禁开口问道。

  帝辛得先将伯邑考的一举一动给搞清楚,看看与后世封神中记载的是否有些出入或是不同,他再去做其他的打算也不迟。

  “七香车,醒酒毡,白面猿猴,美女十名……”蚊道人依旧是很平静的回道。

  帝辛当即就笑了。

  他笑的很开心,很显然果真是与后世记载的一般无二,如此以来他就放心了。

  “如此甚好。”帝辛不禁点点头。

  “不过那申公豹对那白面猿猴动了手脚,给他开了猴族一脉的天眼神通,让他能够看穿妖的本体,大王还需小心便是……”蚊道人突然想到什么,当即又说道。

  “嗯。”帝辛随即又笑了。

  很显然白面猿猴对苏妲己进行攻击,很显然也是申公豹此次动的手脚,难怪一个失去法力,普通的猴妖会突然对苏妲己行凶,这其中当真是有着一些曲折。

  蚊道人所言一切都是与后世封神中记载的一般无二,都是很明显的。

  正是如此,帝辛才会真正松口气,若是有出入,帝辛反倒是会担心,但若是一致,那么一切都好说了。

  “还有其他的事吗?”

  帝辛看向蚊道人,他对于伯邑考这件事,已经心知肚明,也已经想好了后手,也没什么好纠结的。

  帝辛此刻心情极佳。

  “还有……”蚊道人倒是也足够的直爽,二话没说当即就道。

  “还有?”

  帝辛错愕,他原本觉得蚊道人没什么事了,所以也没当回事儿,就是随口这么一问,他正准备挂断连线。

  “还有啥?”帝辛一脸错愕的看着蚊道人,就那般疑惑的问道。

  “是北地的事。”蚊道人此刻深深的吸口气,他这一刻脸色稍微变了变。

  “北地那边发生什么事了?”

  帝辛骇然,他这段时间一直没有接到蚊道人和姜瑶镜的回音,还以为北地没事,可是此刻瞧着蚊道人的神情,他就知道,或许事情有点严重。

  “血祖居然可以演化分身。”蚊道人深吸口气,他的脸色很是纠结和无语。

  “自然,他自然可以演化分身,他当初就是用传说中的幽冥血海的一滴血历经无数年演化而成的,那么他自然是可以用一滴血来演化分身的。”帝辛闻听蚊道人话,不禁就笑了笑说道。

  “那么……你的意思是?”帝辛说到这里,当即就想到了什么,不禁生出一丝担心。

  “他居然分兵两处,锁定了我们的两座城池,开天城和辟地城……”蚊道人当即就开口说起来。

  “哧!”

  果真是如同帝辛所料,他此刻当即就担心起来,他很清楚血祖的手段和杀伤力。

  若是血祖此刻对开天和辟地城强势攻击,那么张奎、高兰英夫妇以及恶来恐怕很难抵抗的住,即便是闻太师率领大军坐镇北地,也是无力扭转这个态势的。

  血祖一人的力量实在是太强大了。

  若是其他掌控法力的人出手,他倒是不是很担心,但是唯独血祖,血祖的攻击手段着实是太诡异,让人防不胜防。

  “瑶镜呢,她还好吧?”帝辛突然想到姜瑶镜,随即开口朝着蚊道人问道。

  不过他话一出口,当即就松口气,因为他可以感知到姜瑶镜的气息波动,她现在是没有任何的问题,一切都是正常的,这一刻帝辛当即不再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