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139、面基 【加更求订阅 24/34】

  一辆挂车正从应急车道缓缓转向,估计是发生了什么意外,刚好修理完毕。

  高昂前面还有三辆车,头一辆车的时速在130左右,距离大挂车的距离只有20米不到。

  这辆车的司机应该是个老手,关键时刻打了转向灯,立马从左边溜了过去。

  第二辆车则没有那么幸运,它和第一辆车的车距也就30米左右。

  等司机发现大挂车的时候,车尾灯立马亮了起来,应该是踩了刹车。

  第三辆车和第二辆车的车距就更近了,只有10米左右。

  今天是周日,而且是下午,很多周末来魔都玩的人都在返程。

  明天就要上班,所以车辆的行驶速度和车间距都不是那么合乎规范。

  已经提前预知到接下来将要发生什么的高昂,赶紧点踩刹车。

  他是要告诉后边的车辆,赶紧给我刹车,前边出大问题了。

  前边的事故已经不可避免,那只能提防后续的连环撞了。

  顾不上后边的车会不会追尾,高昂发动了全力场,让自己的车尽可能快速停下。

  同时对第二辆车和第三辆车也施加了一部分全力场。

  他不敢用太大的力,怕把这两辆车给拽回来。

  “砰”

  “砰”

  这两声是前边两辆车互相碰撞的声音。

  “吱”

  “滋啦”

  这是刹车声还有轮胎和地面的摩擦声,以及第二辆车的车皮和大挂车挤压的声音。

  “砰”

  这是高昂的小破车被别人追尾的声音……

  “尼玛嗨啊,劳资都给你们提示了,还特么撞我。”

  确定后边的车都停了下来,没啥其他危险之后,高昂才打开车门跑了下去。

  同时开始拨打报警电话和急救电话。

  他没敢跑得太靠前,隔着三五米看了一眼两车,虽然都撞得惨不忍睹,但是好在里边的人生命特征都在。

  刚才发动全力场的时候,他也固定了一下里边人的全身,让他们不至于受到太大伤害。

  虽说没有特别大的伤势,但是头破血流,再擦伤一点皮,却是难免。

  三车道被堵得严严实实,除了事故车辆发出的警报声,高昂还闻到了汽油的气味。

  “不好,漏油了? 赶紧跑? 要爆炸了!”

  一名过来看热闹的路人,看到滴滴答答的汽油? 吓得咋呼一声? 转身就跑。

  其他打算过来看热闹的人,也被吓得一个激灵? 转身就跑。

  有的人甚至连车门都没关,翻过路边的栅栏? 就往田地里滚。

  高昂无语地看了大呼小叫的那人一眼? “爆炸你妹啊,山国大片看多了吧?”

  再说了,有他在,怎么可能爆炸?

  不过有一说一? 如果他真的没控制的话? 还真有可能发生爆炸。

  漏油是其次,最关键的是特喵的第三辆车的司机尼玛在抽烟。

  如果不是高昂及时把他的烟头给灭了,这一圈人估计都得没,除了他。

  高昂没再逞能,站在应急车道内观察着两辆事故车内的状况。

  他只需要保证他们没生命危险就行? 其他的自有交警和医护人员处理。

  等了十几分钟,医护车没来? 一位交警骑着电驴赶了过来。

  一问才知道,前边也发生了车祸? 而且是八连撞,后边也给返回杭城的车给堵得严严实实? 应急车道都堵上了? 正在疏通。

  “同志? 得赶紧安排其他救护车啊,里边有位乘客好像扎破动脉了。”

  高昂拉住了来回指挥的交警,面色严峻地说了一句。

  那是第一辆车副驾驶的乘客,由于和大挂车相撞,破碎的车皮扎破了他的右大腿。

  交警一愣,“大动脉?你怎么知道的?”

  “这不关键,关键是赶紧救人啊。”

  高昂怎么知道的?

  他闻到了浓郁的血腥味,又走近瞄了一眼,然后就知道了。

  顺便还用全力场替那位倒霉蛋暂时止住了血,可惜他没有随身携带ROG的习惯,不然就没这么多麻烦事了。

  前边堵住了,后边还在疏通,急救车只能从逆向车道过来。

  问题又来了,两个车道之间隔着防护栏,要死不死的还种着绿植。

  医护人员和担架根本过不来,就算是人家从下边钻过来,伤者也抬不过去。

  “交警同志,把这防护栏拆了,不犯法吧?”

  高昂指了指防护栏,问了交警一句。

  “犯法啊,不过你现在把它拆了,没事儿。”

  “那行,都退开。”

  上车,打火,等众人退得远远的之后,高昂一脚地板油,对着护栏就冲了过去。

  “Duang”

  “Duang”

  “Duang”

  来回撞了三次,才把防护栏和里边的植被给扫平。

  医护人员赶紧顺着口子跑了过来,担架什么的一应俱全。

  等医护人员给伤者做了紧急处理,高昂才收回了全力场。

  走到下风口,高昂递了一支烟给交警。

  “谢了,不抽。你这车可以啊,这么耐造,改装过?”

  交警同志摆了摆手,谢绝了,对他的小破车倒是有点好奇。

  “没怎么改,就是加了一个防护杠,那啥,不聊了哈,我赶时间。”

  掐灭烟头,高昂就打算开溜,再问下去,他都不知道怎么解释了。

  临走前,他还特意问了一句,“不会扣我分吧?”

  交警无语地摆了摆手,“走吧走吧,不会。”

  这一耽误,高昂到达杭城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下来。

  他是两点出发的,按照正常的情况,会在四点半左右抵达老万发指定地点。

  下了高速之后,左转右转的,又花费了接近半个小时,在晚上六点一刻,终于到了西湖边。

  “静默轩,这啥玩意儿啊?”

  看着手机上的导航,高昂眉头一皱。

  “一家私人会所吧,算是杭城圈子内最顶级的地方了,老马也经常来。”

  千岁赶紧解答了自己老大的疑惑。

  跟着千岁的指示,高昂转了一大圈,才从繁华的景区走到一个僻静的竹林附近。

  “想不到啊,这闹市景区还有这么一个闹中取静的秒地啊。”

  外边热闹腾腾,里边清雅幽静的一匹,一静一动,城里人真会玩系列。

  没有保安,也没有来来往往的客人。

  刚走进竹门,就有一位旗袍女子走了过来。

  高昂赶紧目不斜视,把手机递了过去。

  人家素手一挽,行了个小礼,示意高昂跟着她走。

  不得不说,这感觉还真不错。

  耳边叮叮咚咚的丝竹之响,鼻中轻嗅着鸟语花香,嗯,还有体香,刚才的拘束感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跟着旗袍女子,高昂倒了一个小竹楼内。

  里边已经有两个人,一男一女。

  男的应该就是老万说的工程师,女的应该就是老万了。

  只可惜老万是背对着他,高昂反倒看不出她长什么样。

  但是从身段来说,完美。

  大长腿,黑长直,背影婀娜,引人犯罪。

  工程师看到有人来,抬起头看了高昂一眼。

  从这一眼当中,高昂看到了老万的影像。

  柳叶眉,大眼睛,琼鼻秀挺,樱桃小嘴,嘴角不知为何还带着一丝媚笑。

  看起来让他很是舒服,同时还有那么一点心痒痒。

  “这位想必就是高兄弟吧?”

  工程师站了起来,打了个招呼,老万还是一动不动,肩膀稍微倾斜了一下,旋即又转了回去。

  “对,路上出了点状况,不好意思。”

  高昂尴尬地转了下手机,扫视一圈,发现就右手边有个位子,那只能坐了过去。

  这个时候,老万终于动了。

  “你这来一趟杭城,都能上热搜,也没谁了啊。”

  声音婉转动听,比yy里显得更真实,更有味道。

  高昂一愣,“啥热搜?”

  老万抬起头,把她那张倾国倾城的面容展现了出来,嘴角一笑,挤出一个酒窝。

  素手一伸,手机屏幕显示的正是高昂开车撞护栏那个视频。

  到了最后,他还把头伸出窗外,问交警会不会扣分……

  “嗨,车坏了能修,分扣了咋整,这年头消个分比啥都难,花钱都不一定好使。”

  把目光从手机上移开,刚好和老万望过来的目光相撞。

  “那个……我叫高昂,初次见面,你好,”想了一下,高昂把打算伸出去的手又收了回来,顺势动了一下屁股下的椅子。

  老万嫣然一笑,“你好,我叫万新月,还是叫我老万吧,听着熟悉些。”

  “那挺好,你也叫我老高得了,我这名字叫多了,就成‘刚’了。”

  说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冷笑话,两人之间的尴尬也少了几分。

  “这就是我跟你说的我们公司的工程师,柳工,你们可以交流下。”

  看得出来,老万不是一个拖泥带水的人,招呼了一下服务员,让她上菜,直接开门见山。

  聊了多半个小时,高昂算是把老万家的产业了解了个七七八八。

  她们万家是做汽车零部件发家的,现在开始向精密零部件及人工智能方向转型。

  手下有多个加工厂,这几年也收购了一些人工智能厂商。

  老万之所以想让钢铁侠的模型动起来,也有给自己家产业增加曝光度的想法。

  随着今年资本市场的开放,众多企业都能通过注册尽快上市。

  他们家也想趁着这个机会,上市融资,以便于后续更好的发展。

  当然,这些都是柳工说的,至于上市目的到底是为了发展,还是为了圈钱,高昂也不去猜测。

  “既然你们该有的都有了,好像我也帮不上什么忙啊?”

  双手一摊,高昂表示自己爱莫能助。

  老万他们缺的是什么,缺的是高级的计算中心。

  这东西高昂有,但是没法和别人共享啊,哪怕是美女也不行。

  “你刚才不是说,你自己弄了一个小程序么,不试试怎么知道?”

  老万没想着高昂一个门外汉,分分钟就能把这个问题解决,她也只是随便找个由头出来面基而已。

  “额,试试也行,但是我可不敢打包票啊。”

  “那当然,你放心,我答应你的三套模型包括液压动力都会按照成本价给你,童叟无欺。”

  “成交。”

  饭后,高昂谢绝了去K歌的提议,他只想尽快把千岁捣鼓得小程序实验一下,然后拿着买回来的三个模型趁早跑路。

  老万没想到他会这么急切,无奈之下只能带他去了自家工厂。